子博,近期Hannibal,Hannigram。

汉尼拔如果按日本电视动画周边路线制作抽抽乐,可以出个S1-3菜肴亚克力小挂件,想要第一餐爱的炒蛋或者目前的最后一餐豪华腿肉或者很有纪念意义的小电磁炉烤脑花得靠手气,不然就只能抱盒吧。哦还可以搞一个隐藏款教堂里摆那一大——颗心。

然而这跟抽角色还是不一样,你打开盒子里头是眉目含情的威尔抱着温香软玉的温斯顿跟抽中富兰克林捧着纸巾的心情还是不太一样的(富兰克林sorry你也很可爱),食物就每个都好想要啊。拆开是哪个都很不错。

画风方面,无论是欧美简笔画风,水彩风,矢量图,厚涂风好像都挺不错的。


或者做成一套冰箱贴也不错。

随便想想()

 

一个小动画选段,The Origin of Love 《摇滚芭比》(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118170/


基本讲的就是会饮篇相关的内容,里面也提到了雷神宙斯印度神等等。无责任推测一下美众或许会提到会饮篇相关的内容吧。

结合休前一阵去出席con谈及威尔汉尼拔的关系突然提起会饮篇这个以前好像没提过的说法(……在我印象里没提过),再联想美国众神开播在即,非常好奇腐勒跟他见面是不是聊了什么跟众神和汉尼拔相关的新料。

ps 美众今日宣传tag这个OMG,可以。

再ps,omg这波宣传图里好像...

 

《降临》评论一篇,翻译是我。
主要评论原作和改编的区别。

ps 翻的时候虽然看过小说但国内还没上映,部分译文有点问题…

小说影片和这篇评论我都挺喜欢,推荐一下。

 

翻-Nimble and Light 第5章(下)完

当晚,汉尼拔醒了三次。前两次是因为他潜意识里认定威尔又离开了。黑暗中自他身边发出的平稳呼吸声打消了这种疑虑。第三次是因为一条胳膊击中了他胸口,一只脚踢到了他的腿,紧接着威尔开始喊痛。

“威尔——”

“我醒了。该死。我醒了。”威尔坐起身,把脸上的头发拨开。“我伤到你了吗?”

“没有。你伤到自己没有?”

“一点。是的。能给我倒杯水吗?”

“当然可以。”

汉尼拔从浴室接了一杯水。威尔一饮而尽。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234371


下文请移步ao3阅读。

平坑,哦也。

 
2017/1/3 7  

翻-Nimble and Light 第5章(上)

第4章(上)在这里

威尔迷迷糊糊地度过了乘机归家的头一个小时。他在机场累坏了。坐轮椅过安检比上今夜秀还要麻烦。至少上节目里不像上飞机需要人摸着他胯下把他扛上去。

脚上灼热的钝痛把他疼醒了。医生已经提醒过他伤情不容乐观,压力变化和姿势都会导致肿胀,他没办法真的躺着把脚举高。他吃了止痛药,觉得他们多虑了。

然而等到飞行的第三个小时,他的脚疼得比在德雷克的地下室时还要厉害,下一次服药应该在着陆之后。他咬紧牙关闭上眼。他能做的只有坐着等待。

到马赛后,他先是等着所有人下飞机,然后等着驳接车,还要等着轮椅。他自己把背包搬下行李传送带,但工作人员没能放他自己摇轮椅四处行动。推轮椅的人说了些关于负债...

 

翻-Nimble and Light 第4章(下)

呃……上两周因沉迷观看花滑导致一直不事生产放置草稿。今天总算更了。圣诞快乐。

后面还有最后一章。


4(上)在这里

威尔紧抓着他的脖子,紧得近乎扼死。汉尼拔嗅着他的气息,想将他从头到脚地触摸过去,想细品他的味道,想确认他的安全。威尔带着囚禁他的地下室的味道,霉味,血味,恐惧的味道。汉尼拔在厨房停步,在他太阳穴处印下一吻。

“不要停。”威尔说完回头望去。“我们得赶快走。”

他们身后的楼梯上响起脚步声。

汉尼拔穿过厨房门,来到屋后门廊。他听到身后一串隆隆响声,立即向路边闪身,紧贴在房子一侧,就在同时,一个壮汉冲出了房门。

汉尼拔带着威尔越过门廊扶手。扶手吱呀作响,而来人大概是沃特·...

 

翻-Nimble and Light 第4章(上)

3在这里

威尔的头跳痛着,一阵阵结结实实的痛感将他的思考能力蚕食殆尽。他的脚情况更严重。威尔侧躺着蜷缩成一团去碰了碰脚,肿得很厉害,他感觉不到皮肤之下哪怕还剩一根骨头,就连没有断的也没有知觉,不过幸免于难的也为数不多了。沃特一直把他砸昏过去才罢手。

时间流逝而过。他喝了一次放在旁边的水。不知该不该趁着机会尚存赶快逃走。沃特或许会抓住他,甚至或许会杀掉他,但他也可能就此自由。只是现在他没法用跑的了。

他想象着自己的身体被放在棺材,鲜花烛光将引领他前往巴比伦。麻醉剂和牛排晚餐。人人终有一死。这算不上最糟糕的终局,还有比这更惨烈的命运,他想象得到,也想象过了。

他的头发扫进了眼睛里,脏兮兮的...

 

翻-Nimble and Light 第3章(下)

上在这里


*

威尔在黑暗中睡着了。他再次醒来时才意识到。他本以为是在家中的床上,挨着汉尼拔。不,是贝弗利公寓的客房里。不。是这里,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分不清睁眼还是合眼的,黑洞一般的房间里。

他被什么东西吵醒了。他听到了动静。看来这是套独栋房,不是仓库或者公寓。在一个人体重的压迫下,只有小一些的房屋结构才会发出这种声音。

他听到了门开的声音,走下木楼梯的声音,他感到如释重负,手捂着脸弯腰坐下。按理来说,他知道不会被丢在这片黑暗里无人理睬,最终因脱水或发疯致死,但恐惧就是一直在理智的边缘盘旋。

最终,他看到门下有亮光。什么东西从门缝间给推了进来。脚步声又远了。一切复归黑暗。

威尔...

 

As I said earlier, Bill is an incorrigible punster... We'd have utterly silly, inane conversations like:


LEONARD: ... so anyway, the critics didn't like her work, and she was utterly destroyed.

BILL: (cupping hand to ear) Toyed? Toyed? Are you admitting that you toyed with her, Leonard...

 

© 同列 | Powered by LOFTER